本没踢中甲资格,川足命运大戏以解散告终

图片 1

图片 2

昨天,《沈阳日报》刊登了《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税务局公告》,披露了359户欠税人,其中辽宁足球俱乐部位列第一名,以3.76亿的欠款数遥遥领先。这不是辽足俱乐部第一次因资金问题被曝光,去年年底,辽宁宏运被曝欠薪7个月,直到联赛准入期限前半个月才解决。

腾讯体育4月16日讯 关于中甲俱乐部四川FC的“命运闹剧”仍在上演,最新消息显示,川足主投资方决定撤资,球队面临解散的命运。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有句经典台词:“我不想死,可是活着好难。”作家余华也说,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。

直播吧7月3日讯 中甲联赛赛程过半,15轮过后,申鑫、辽足和川足分列最后3名。巧合的是,这三支球队在今年都出现了欠薪/欠税问题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其实,中国足球处于金字塔底部的俱乐部、教练和球员的命运,也大抵如此。如何体面地活着,对他们意味着一切。

上海申鑫的相关情况,吧友们可能都已经有所了解,他们已经计划在最近两周完成转让,队名队徽都将有所更改。由于欠薪危机的爆发,申鑫在前6轮2胜1平表现尚可的情况下遭遇了9连败,也因此半程仅积7分,甚至连外籍队医都已经因为欠薪而回国。有球员表示如果还无法解决欠薪问题,可能会拒绝出战对阵四川FC的联赛。

欠薪欠税都是中甲准入规定里明令不允许的行为。如果俱乐部破产,税款可以免除,球员、教练以及俱乐部工作人员都成为自由人,同时俱乐部的参赛资格也将被注销。那么问题来了,辽足并不是第一年欠税,公示了这么多年的“老赖”,为何还能不断征战中甲?因为两级政府的介入规则就可以被打破,最终俱乐部解散拍拍屁股免除所有税款,吃亏的是政府税务部门还是球迷?赚了的又是谁?

川足命运究竟会向什么方向发展?

自1994年中国足球贴上“职业化”标签后,联赛就成了“烧钱游戏”。在这个演进过程中,有关足球的生意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生意”。资本或热钱流入职业联赛,大多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也因此在过去二十多年里,所谓的中国足球真相不过是——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。

而目前的中甲倒数第3四川FC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,由于投资人未能兑现冲超奖金承诺,这支上赛季中乙的不败之师甚至一度拖欠了不少工资,川足在此前就上演过多次“解散疑云”,功勋主帅黎兵就因为欠薪风波而再三坚持后最终离任,俱乐部食堂甚至一度“揭不开锅”。

图片 5

川足升上中甲后,关于这支球队命运的各种突发状况接连不断,最新消息显示,川足深陷欠薪风波,主投资商已经基本确定撤资。没了资金来源,球员和教练组拿不到应得的报酬,此前一度出现了罢训的现象。川足主帅李胜公开发文写到:当拖欠着去年大部分工资绩效和奖金,即使大家现在一分钱工资都没有,包括赢球奖金延迟发放没有情况下,是什么样的精神,什么样的情感,让如此可爱球员场场拼搏九十分钟!恳请所有球迷,不要指责他们场上的表现,无论他们来自哪里,我们都应该为球队的职业操守感到骄傲!因为没人接盘,川足接下来只有两条路可选:要么像天津天海一样由当地体育局托管,要么像延边富德一样宣布破产解散。此前,中国足球老牌劲旅延边队因高额欠税被迫解散,这样的悲剧会在川足身上重演吗?德国转会市场中国区管理员朱艺梳理川足“命运大戏”:第一集10月27日打入中乙决赛冲甲成功;第二集11月4日中乙夺冠;第三集11月23日提出2021年前冲超;第四集12月16日爆出资金困难;第五集1月6日公开寻求股权转让;第六集1月9日发布紧急声明公开征集2000万资金;第七集1月11日传与五粮液谈判收购事宜;第八集1月13日球员在工资确认表上压哨签字;第九集1月17日德阳旌城收购俱乐部;第十集1月22日发律师函称德阳旌城违约;第十一集1月24日德阳旌城宣布暂停收购;第十二集2月1日获得中甲准入;第十三集2月11日与德阳旌城解除转让协议;第十四集2月19日足协公告四川将承办中甲开幕式;第十五集2月27日宣布放弃承办中甲开幕式;第十六集2月28日和上海大观达成收购共识;第十七集4月3日传球员欠薪罢训;第十八集4月10日上海大观撤资;第十九集4月16日传欠税即将解散;……中国职业联赛,真的已经很久没出现中途自杀的俱乐部了。。。。

如今,中甲联赛只不过进行了六轮,悬在四川FC头上的利剑,却是可能因为欠薪而“猝死”的悲伤话题。第五轮与浙江绿城队的比赛前,就传出了黎兵教练组集体离任的消息,而4月16日又有媒体透露,“四川FC有可能宣布解散”。

无独有偶,倒数第2辽足的前主帅陈洋在去年底辞职,也和球队的财政问题脱不开关系。功勋外援阿萨尼就表示自己因为被欠薪而无奈解约,旗帜人物肇俊哲也愤然批评辽足高层的不作为。而相比于欠税不到1千万的川足,辽足的税务问题更为严重:沈阳税务局在5月确认辽足俱乐部欠税达到3.7亿人民币。而此前,另一支东北老牌球队延边富德也是因为欠税而被迫解散。

据沈阳税务局公告显示,辽宁宏运共欠税376140492.5元人民币,数字之大,令人咋舌。2014年,辽足便因欠税被列入公示名单,此后多次被曝光欠税,所欠税款越积越多。去年年底,辽足被曝欠薪7个月,宏运集团亦表示对运营辽足失去兴趣,准备以4亿人民币的价格抛售俱乐部,但无人问津。

此后,树欲静而风不止,关于解散的流言铺天盖地。据《澎湃新闻》报道,四川FC俱乐部在转让过程中,由于遗留债务问题,一直未能顺利完成,这才导致了如今球队得不到充足资金,甚至球员在食堂“吃不饱饭”的窘境。球员李晓挺在微博上公开表示,球队今年的工资“都四月份了,一分没见着。”

中甲积分榜后半区:(本赛季中甲第16名直接降级,第14、15名参加降级附加赛)

图片 6

3月初,四川俱乐部原投资人何亚平,与上海大观集团在有关部门见证下,曾签订过股权转让协议,规定的最后转让期限是4月10日。但现在期限已经超过,双方所承诺的答案还是一地鸡毛。

9.黑龙江FC,21

2018年12月底,辽足的外援兼队长,非洲球员路金亚(Assani Lukimya)选择解约离开。“球会一次又一次承诺会发薪水,但每次不是没有发,就是很迟才发,欠薪问题令很多球员离去。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发薪水,我们与球会的沟通很少,信任已经被破坏。”语言不通的路金亚无法与俱乐部直接商讨薪水问题,翻译也没能得到结果,只好诉诸法律。不仅路金亚施压,足协规定也是辽足脖子上的刀。辽足欠薪问题不解决,便无法注册2019中甲联赛,辽宁省、沈阳市两级政府的出面帮助,辽足总算成功注册。但有媒体报道,2019赛季赛程过半,辽足球员仍未拿到过本赛季的薪水。

为什么转让过程如此“费劲”?最大的原因是,此前俱乐部相对沉重的债务和财务负担。据《足球报》披露,一开始双方约定的转让费为1.6亿元左右,其中包含约8000万元的债务,但随后接手方发现实际债务远超8000万元,双方因此僵持不下。

10.北京北体大,20

辽足的遭遇并不独特。3个月前,延边富德俱乐部拖欠2.5亿税款,最终走向解散。65年历史,中国最差钱的球队,贡献了一大批本土足球人才的清流球队,曾在2016年以3800万的冲超成本刷新纪录。中超运营成本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赞助商与当地体育局的互相扯皮,纵然拥有无数美誉与球迷,也没能坚持下去。

有媒体说,四川FC俱乐部的欠税金额达到6000万。对此,球队总经理马明宇辟谣称,“6000万这个数字太可怕了,只有不到1000万。”

11.陕西大秦之水,20

图片 7

图片 8

12.南通支云,18

辽足的遭遇也不会成为绝唱。在国内经济形势并不明朗的当下,中乙联赛已经倒了6家俱乐部,中甲也倒了延边富德与大连超越,剩下四川安纳普尔、呼和浩特中优与辽足一起苟延残喘。四川安纳普尔在注册截止日前紧急向社会筹集2000万元资金,惊险保留了参赛资格。呼和浩特中优连续3年更换主要投资方,连续3年更换队徽,也连续3年欠薪拖欠球员薪水,球员只好寻求足协的介入。

关于转让的消息最后都变成了谣言,没人知道四川FC最后何去何从。但因为欠税关张大吉的事故,两个月前刚刚发生过一次。2月25日,延边富德因为欠税和罚金高达2.4亿人名币,在富德和延边体育局进行最后的磋商之后,正式宣布退出中甲联赛。

13.新疆雪豹纳欢,18

图片 9

去年年底,辽足投资方宏运集团撤出,而球队欠薪据说长达7个月。此前辽足多次因为资金问题,被当地政府托管。除此之外,中甲的呼和浩特中优也在去年12月被曝欠薪3500万。

14.四川FC,15

一边是中超“金元时代”,烧钱烧得火热;一边是底层联赛挣扎着生存,欠薪解散的传闻接二连三。无论是疯狂烧钱,还是欠薪欠税,都不是良性健康的的发展模式。然而相比之下,欠薪欠税就惨多了。

中甲球队因为钱荒,还会被人惋惜甚至关注,中乙中冠就没那么好的命了。过去这个冬天,已经有大连超越、深圳人人、海南FC、云南飞虎、上海申梵、天津锐虎、营口超越、黑龙江齐鹤大地、深圳新桥等9家原本有资格参加本赛季中乙联赛的俱乐部注销或退出。这种大面积“猝死”场面,直接导致中冠第16名球队都有可能获得中乙参赛资格。

15.辽宁沈阳宏运,13

中国足球的乱早已不是新闻,但是从中甲球队的欠薪欠税可以窥见一二。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,没有遵守游戏规则的人,捞钱捞名声的赞助商泥沙俱下,不乱才怪。

因为没钱又没人接盘,所有号称职业俱乐部的球队,接下来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:要么像天津天海一样由当地体育局托管,要么像延边富德一样就地解散。

16.上海申鑫,7

为什么低级别联赛的生存环境如此险恶?或许,热钱流进足球体内的第一天,这个问题就已经发生了,只不过在“泡沫”吹起来的过程中,没人愿意承认而已。现如今,各个俱乐部闹“经济危机”,与他们当初大撒人民币是分不开的。

2017赛季,保定容大投入超1亿征战中甲,最后惨遭降级。四川FC为了冲甲,过去三年投入高达2亿元。2018赛季,贵州恒丰投入8亿情况下,依然难以保住中超身份,不幸降入中甲。而整整十年前,山东鲁能夺得2008中超冠军的投入,不过8000万元。

图片 10

中国足球和楼市、股市经历的路径大体一样。唯一不同的是,后二者处于资本流通的上游,足球作为一种有钱人的玩具和工具,处于随时可以丢弃的边界。在这种残酷现实之下,靠吃这碗饭才能活着的教练和球员,和民工的境遇没有两样。

中国足球金字塔底部的现状,是解散的延边,也是欠薪的四川FC,还有被临时托管无法掌控命运的天津天海……如果是中超是面子的话,中甲中乙中冠则是里子。现在来看,中国足球所呈现的种种形态,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”八个字足以涵盖。

所以,任何探究中国足球现实题材的思考都是徒劳,且没有意义的。足球的盛衰与泡沫,都能在社会层面找到正确答案。两年前,天津权健老板束昱辉曾说,“没钱没实力就不要玩足球。”尽管他已是身陷囹圄的囚犯,但这句话却是朴素真理。

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发布于中国足球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本没踢中甲资格,川足命运大戏以解散告终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